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2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历史和文化,专精于秦汉。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秦帝国的崩溃》,《秦始皇的秘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史学观:美丽时新的历史学  

2009-11-30 10:06: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史学观

                        ——美丽时新的历史学

 

我的史学观至少包括了三个方面:一,有科学基础的人文历史学;二,多层次多元化的大历史学;三,美丽时新的历史学。

两年以前,中华书局编辑部来信,希望我谈谈理想中的史学观念,我应命作过简单的阐述。今天,我借博客之便,将这个阐述稍加补充,转述如下:

    在我的史学观的三个方面中,有科学基础的人文历史学和多层次多元化的大历史学,是对我原有观念的完善和补充。美丽时新的历史学,是新的发展,用来作副题以标识新的史学观。

一, 有科学基础的人文史学。

我对历史学是什么的思考,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1,历史学是科学;2,历史学不是科学,而是人文学科;3,历史学是有科学基础的人文学科。毫无疑问,历史学的第一个追求目标,是尽可能逼近历史的真相,在于对真的追求上,历史学是与科学相通的。这个特点,不但体现在历史学的基础层面上,比如对于文物和史料的处理,对于史实的考订等,也体现在分析问题时遵从证据,合理推测等方面。但是,历史学的终极关怀是人,历史学的本流是叙事,这一点是需要再次确认和重新强调的。我在“打通文史哲,回到司马迁”的呼吁中曾经有如下的叙述:

“在历史学的基本要素之时间、事情、空间和人当中,人是连接其他要素的根本,失去了人文精神的历史学,宛若失去了灵魂。历史学人文精神的衰退,连接着历史学对于人世关怀的冷淡,也连接着世人对于历史学的疏远。古来历史学的主流,是历史叙事。历史叙事,是基于史实的叙事。作为历史学多年来引进科学的结果,史实的确认和精确,有了长足的进步,同时,叙事的忽视和无力,也成了沉重的弊端。今日重读《史记》,赏读和考量鸿门宴及项羽之死的名篇,在确认史事可靠之余,再次感叹太史公叙事之良美。精彩动人的叙事,有根有据的史实,史学和文学间的关联和矛盾,正是《史记》永远魅力无穷的根源。我心目中史学的楷模,其一端就在这里。”

二, 多层次多元化的大历史学。

历史学的多层次,是从两个方向上讲的。第一个方向,是从历史学家这个历史的事后参与者的方向上讲的,讲的是主体的认识层次。历史学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思维层次,用不同层次的方式处理历史,得到不同层次的历史学结果。比如基层的考证,中层的叙述和论述,高层的历史演化法则和历史发展模式,哲学层的史学理论等。

第二个方向,是从历史学的认识对象上讲的,讲的是历史学的知识结构。我在《秦始皇的秘密》(中华书局,2009年7月)中曾经写到,历史学是一个“3+N”的知识世界。“3”是历史学的三个基础世界, N 是历史学三个基础世界之外的多重延伸。具体说来:

1,在时间中过去了的往事,这是历史学的第一世界,或者叫作第一历史。2,有关这个第一历史的一些信息,通过口述传承、文字记录和遗物留存的形式保留下来了。这些东西,我们叫作史料。能够反映往事的史料,我们叫作历史学的第二世界,或者叫作第二历史。3,根据史料所编撰的历史著作,是历史学中的第三世界,或者叫作第三历史。4,根据已有的历史著作再作编撰所写成的历史书,属于历史学的第四世界,也就是第四历史了。如果有人再根据这本书编成一部历史电视剧,这部电视剧就属于第五世界,成了第五历史了。同样的延伸,还可以不断地继续下去,这就是我所说的3+N 的历史世界。

历史学的多元化有三个方面。一,研究方法的多元化,二,表现形式的多元化,三, 历史学价值的多元化。

关于研究方法的多元化,这是多年来讨论得较多,疑义已经较少,成果也是最多的,就不多说了。关于表现形式的多元化,历史学界的意识比较淡薄。自从科学主义思想进入历史学以后,历史学曾经自觉地向科学靠拢,力图将历史学变成科学。结果是历史学不但没有变成科学,反而将人文学科的特点之一,丰富多彩的表现形式丢掉了,以问题研究为内容的学术论文,成了表现历史的主要形式。

笔者经过多年的体验后认识到,学术论文,是适合于对于疑难问题作详细的辨析和严密论证的文体,不过,学术论文这种形式,不适合于表现历史事实的自然进程,也不适合于表现自由的思想,也不适合于表现实地考察的实感经验,历史学家对于历史的感性认识。所以我们说,对于作为人文学科的历史学来说,学术论文仅仅是表现历史的形式之一,其他的形式,还有历史叙述,历史评述,历史随笔,甚至可以有历史推理,影视的历史等等。如果一种学术体制仅仅用所谓的学术论文的量化指标来规范历史学的话,历史学的天地将会越来越萎缩,历史学家的视野将会越来越狭隘,历史学家的思想将会越来越贫乏,历史学家的语言将会越来越生硬,历史学家的心灵也将会枯竭,一味如此规范的结果,生鲜的学问将会变成僵死的八股,历史学将会变成“死”学。同时,在这种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学生,将会难以适应现代社会的急剧变化,也会严重地缺乏创新能力。

关于历史学价值的多元化,这是近年来历史学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非历史专业的各业人士积极介入历史领域的各种努力和尝试。在中国这个有悠久历史的国家,对于历史的关心和兴趣,几乎是一种深入人心的国民性。如何更好地继承我们的历史遗产,已经是一个全民性的问题。笔者以为,作为往事遗留的历史,不仅是一种文化遗产,也是一种文化资源,可以称为历史文化资源。历史文化资源至少有4种价值形态:1,研究资源;2,教育资源;3,娱乐资源;4,观光资源。当我们将历史作为具有不同价值的资源来运用时,得到有不同价值观的结果。经院式史学,主要是在研究和教育的层面上运用历史文化资源,讲坛和影视类,则主要是在教育和娱乐的层面上的运用,博物馆和各地的旅游开发,观光资源的运用是其特点。各有各的价值观和运用法,共存于多层次多元化的大史学中。

三, 美丽时新的历史学。

历史学的美,是被我们遗忘了的一个话题。历史学的美,大别有两类,一是发现之美,一是表现之美。

探索未知,发现新知,是一桩激荡人心的美事,是生命之美和游戏之美。发现之美,包括发现新的遗迹、新的文物、新的史料、新的史实,也包括提出新的学说。历史学中的发现,历来多作为求真的创意来理解,如果也作为求美的价值来考虑的话,当有不同的意义。

历史学的表现之美,就是在历史学的形式和内容当中,明确地追求美的价值,是被彻底地遗忘了,或者说是被偏执于对于真的追求所排斥掩盖了。这与科学主义的影响有关,也是说来话长的事,将来有机会再说。

历史学的表现之美,至少有推理联想之美,传神之美,构筑之美和触情之美。

推理联想之美是一种逻辑思惟之美,以历史遗留的蛛丝马迹追踪历史真象,以有限的史料复活无穷无尽的远古,须要发散式的推理和点触式的联想,这种形式的美感,与数学推理,法理推理,侦探推理的美感相近类似。

构筑之美是一种结构之美,为了表现不同的历史内容,需要不同的体裁和结构,宛若不同风格的建筑设计,也如同文学的谋篇部局,一种多样的形式美。

传神之美是一种基于心理体验的个性表达。我们不能回到历史,我们只能通过历史的遗留体验历史,如何能够将体验的结果完美地表达出来,借助于文字、图像、语言等手段传达出历史人物的神采,传达出历史时代的精神,传达山川地理的演变,是一种个性化的至上的美的追求。

我在《秦帝国的崩溃》(中华书局,2007年4月)的“后记” 中曾经写到:“今人不能身去往古,今人可以足行旧地,古往今来的交通,需要借助于实地考察。”千百年来,历史在变化,人性却始终相通。常常就在你一脚踏上往事旧址的瞬间,你会获得一种神交古人的灵通美感。那种美感,既是一种现代之美,也是一种历史之美,我称其为触情之美。

历史学的时新, 是说历史学与现代社会的接点。古往今来,与现代社会,现代人的生活失去接点和关联的学问,肯定是要没落的。比如说是经学。历史学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一方面保持着其固有的稳定内核,一方面不断地开拓与现代社会的接点。在今天,历史学与现代社会的接点,也就是历史学的时新在哪里?我现在想到三点。

1,在开放和国际化的大流中如何自我定位,必须求助于历史的镜像。近来寻根归祖的时流,本源就在这里。对此,我在《秦帝国的崩溃》的后记中有如下的表现: “多年来的东西南北,岁月长久的飘来游去,我心中总是无根,我感到失去自我的仿徨。当种种新奇浮华消退以后,一种质朴的返祖归根的情绪由我心底浸润开来。……于是我有所领悟。我欲回归中土,我欲呼唤祖灵,我欲沟通古今,我要以有限的生命,作文化和人生的归结。”也许,个性地体现了海外华人的心声,也与国内的寻根热心心相通。

2,在出行旅游的现代风尚中,历史遗迹是一大热点。对此,我在《秦帝国的崩溃》后记中写到  “行走是人类的天性,行走是古来的传统,行走是时代的新风。在古今风流的时尚当中,我再次开始新的旅程。这次新的行旅,不是去海外世界开眼,也不是去繁华都市染风,而是回归故国河山,深入荒山野地,去追寻先民故迹,去寻找往事遗留,去寻求梦想,去复活历史。”可能有点所谓“后现代”的味道,在都市繁华,出国开眼以后,回到自然,回到历史,回到本源,正是时代新风。

3,至于更为深厚的地方,我想,在没有宗教传统的中国,历史有一种类似宗教的作用。中国的神明早死,诸子百家回避死生的超越价值,趋向合理今生的中国文化,其生命连续失落的空虚,需要先祖和历史来填补。在追求财富,唯利是图,人心离散浮动的今天,人们回到历史中寻求心灵的安定, 寻求人心的团聚,寻求社会的融合。也许是过于深远的话题,将来有机会再来清理细谈。

我的新史学观,萌发于二十多年前。多年以来,国内国外,起伏上下,基本理念从未放弃,思索实践从未间断。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卷土重来,基于新史学观写作新著作,再次呼唤新史学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534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