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2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历史和文化,专精于秦汉。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秦帝国的崩溃》,《秦始皇的秘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赵高是留着胡须的男子汉  

2009-11-07 14:3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开元

作者按:两千年来,秦始皇是一个被歪曲、被丑化、被误解了的人物,有关他一生的历史,大多要推倒重来。

这是一件庞大艰难而意义重大的历史学课题。我正在进行的这项工作,首先由四个方面着手:1,有关秦始皇史料的重新鉴定和补充。2,对于秦始皇本人历史的整理和重构。3,对于秦始皇亲族关系的整理和构建。4,对于秦始皇与臣下关系的整理和重构。

我的这项工作,开始于《秦帝国的崩溃》(中华书局,2007年)一书,紧接着在《秦始皇的秘密》(中华书局,2009年)一书中,对他的亲族关系作了比较详细的整理和崭新的构建。

对于毁灭秦帝国的重臣赵高的清理,属于整理秦始皇的臣下关系的一环,是我已经完成了的一项工作。对于这项工作的结果,不同程度,不同兴趣的读者,可以分别参看历史叙述《秦帝国的崩溃》第三章,历史评述《赵高变形记》(《21世纪经济报道》2007年5月19日),以及研究论文《说赵高不是宦阉-补《史记》赵高列传》(《史学月刊》2007年第8期)。今天,我将这份历史评述转载在这里,供大家赏析,也便于读者了解我所说的推倒重来的工作是如何进行的。文章的题目,改用了我原来拟定的题目。

 

赵高是毁灭秦帝国的主要人物,也是中国历史上邪恶人物的典型。两千年来,无论是在历史著作当中,还是在戏剧小说里面,他都被视为一个十恶不赦,断子绝孙的宦阉,被认作是中国历史上宦官擅权乱国的始祖。至于他的形象么,大体就是那么一位白净无须,一脸奸诈的太监相。然而,赵高真的是宦官吗?赵高的邪恶,真的出于阉人的变态吗?功业辉煌的秦王朝,以制度严密著称,难道会破例允许宦阉出任丞相而不引起任何非议?……近年来我整理秦帝国的历史,滋生种种怀疑,深感到处都是问题而没有令人信服的定论。历史深沉宛若汪洋大海,知识浅薄宛如点滴浪花,无数的历史的真相,或许须要重新予以澄清。

【一】司马迁没说赵高是阉人

关于赵高,最详细而可信的记载是<史记>。然而,仔细阅读<史记>中有关赵高的全部记载,司马迁从来没有说过赵高是阉人。赵高被说成是阉人,完全出于后人对<史记>文章的错误理解和曲解丑化。具体而言,所谓错误理解,就是对于“宦”字理解的错误,所谓曲解丑化,就是基于错误的文字曲解赵高的出生场所“隐官”后,再加以肆意地丑化。

<史记·李斯列传>记载说赵高是“宦人”,有“宦籍”。这是赵高被解释为阉宦,也就是阉人宦官,或者说是太监的主要材料。这种解释的关键,就是对于“宦”字意义的理解。“宦”字被理解为去势后的阉人所出任的官职,“宦人”被理解为阉人宦官,“宦籍”被理解为登记阉人宦官的册籍。

然而,这种理解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在古文字中,“宦”字的字形,上面是宫室,下面是臣子;宦字的意义,就是在宫中内廷任职。宦人,就是任职于宫内之人,相当于王或者皇帝的亲近侍卫之臣。宦籍,就是用来登录经常出入于宫门的亲近侍卫之臣的登记册。而“宦官”一词本来的意义,就是仕宦于王或者皇帝的官吏,有别于在政府中任职的一般官吏。可以说,不管是在赵高所生活的秦代,还是司马迁所生活的汉代,不管是“宦人”、“宦籍”,还是“宦官”的用语,都没有专指被去势男人所出仕的宫内官职,即后代所谓的太监“宦官”的语义。当时,被去势后的男人被称为“奄(阉)人”,在宫中任职的阉人被称为“宦奄(阉)”,定义非常清楚。不久前,湖北江陵西汉初期的墓葬中出土的竹简<张家山汉墓竹简>公布,秦汉时代宦官,宦籍的上述意义,更是板上钉钉。所以说,根据对于“宦”字的正确解释,<史记·李斯列传>关于赵高是“宦人”,有“宦籍”的记载,是说赵高是任职于宫中的人,是直接服务于皇帝的亲近之臣,并没有说他是被去势的宦阉。

赵高被曲解为宦阉的另一条材料,见于<史记·蒙恬列传>的记载:“赵高兄弟皆生隐宫”。“隐宫”一词,本来语义不明。东汉以后,一位为<史记>作注解的刘姓人士借题发挥,他将“隐宫”之“宫”解释为去势的宫刑,进而生发开去说,赵高的父亲受宫刑去势不能生育,母亲与他人野合生下了赵高兄弟。赵高兄弟冒姓赵,也受宫刑被去势成了宦官。谎话越编越大,越编越痛快,于是以讹传讹,到了唐代以后,赵高一家都是宦阉的不经流言,就逐渐固定下来,变成了一桩公认的“史实”。秦史专家马非百先生早就根据出土的<睡虎地云梦秦简>指出,“赵高兄弟皆生隐宫”的“隐宫”一词,是“隐官”的误写。<张家山汉墓竹简>出土以后,隐官的意义更加清楚明白。在秦汉时代,隐官,是指刑满人员工作的地方,也用来指称刑满人员的身份,与宫刑和去势完全没有关系。

【二】被丑化是在南北朝以后

司马迁是西汉中期武帝时代的人,他写<史记>时,距离秦亡赵高之死已有一百年了。已如上述,司马迁没有说过赵高是阉人宦官。进一步往前考察,司马迁以前的文献典籍都没有赵高是阉人宦官的记载。贾谊是西汉初年著名的政治家和政论家,他的活动时代距离秦亡不过二三十年。贾谊的老师吴公是秦末丞相李斯的学生,有吴公的言传身教,贾谊对秦末汉初的政界政事可谓是耳熟能详。贾谊著有<过秦论>一文,专门讨论秦亡的原因,从来没有提到秦有宦阉乱国之祸,他在<新书>中多次列举赵高危害秦国的罪行,都是讲赵高如何施展阴谋诡计,如何刑法酷烈的事情,从来没有提到过赵高是阉人宦官。可见,司马迁以前也没有赵高是阉人的说法。

司马迁以后,汉昭帝的时代曾经举行过一次重要的会议,叫作“盐铁会议”,以政府该不该继续实行垄断食盐和铁器的政策为中心展开讨论,广泛地涉及到古今的政治政策之得失。盐铁会议的议论,由会议的参加者桓宽编撰成<盐铁论>一书流传下来,是非常可信的重要史料。在<盐铁论>中,议论的正反双方多次提到赵高祸害秦帝国的事情,说他“倾复秦国而祸殃其宗”,“以峻文决罪于内”,“增累秦法以广威”,详尽淋漓地列举了赵高的种种恶行罪状,也没有一句提到宦阉的事情。

在历代的史书当中,第一部将宦阉专门列传写入正史的是<后汉书>。<后汉书>的作者范晔是南朝人,他编撰<宦者列传>,列举古往今来的宦阉,没有说赵高是宦阉。他概括历代亡国的祸因,说夏商周三代“以嬖色取祸”,毁灭于近幸女色;秦帝国“以奢虐致灾”,毁灭于酷法暴政;西汉王朝“自外戚失祚”,毁灭于外戚专权;东汉王朝“缘阉尹倾国”,毁灭于宦阉乱政;根本没有提及秦有宦阉之祸。

赵高是在何时被说成是宦阉一事,一时难作准确的结论,但可以肯定不是西汉时代的事情,想来可能出现在东汉以后。从现有的史料来看,可能就是出于前面所引的刘氏的借题发挥,他依据错误的文字“隐宫”作错误的解释,进而按照自己的臆想作漫无边际的丑化,说赵高父子都是阉人,母亲是偷人的破鞋。这位刘氏,不知是何时何等人。他的这番过激的不实言论,见于<史记集解>的引用。<集解>的作者裴骃是南朝宋人,想来,刘氏或许是汉晋以来旧皇室刘姓一族的后代,痛恨东汉宦阉专权乱国,故有此极端的臆断肆言,后世不详考,以错传错,陈陈相因,唐以后,遂成定论,一直流布到今天。

层累地形成的古代史,是史学家顾颉刚先生的著名学说。这个学说以为,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古代史,经过了历代不断地改造重写,已不是原汁原味,而是添加了历代所喜好的口味。为了了解真实的古代史,必须清理历代的添加,复原古代的真相。东汉因为宦阉之祸亡了国,刘氏的曲解投合了当时人痛恨宦阉的心情,大家都愿意传布亡国祸首皆是宦阉的流言。唐代又是宦官专权乱政,古来宦阉亡国的阴魂未散,在类比声讨的风气下,赵高是宦阉的流言蜚语,自然光大发扬,成了不刊定论。到了明代,宦阉之祸愈演愈烈,晚近至于清末,大太监李莲英还在慈禧宫中肆意擅权,人们对宦官的痛恨无以复加。如此代代层累之下,曲解的历史也就一直被作为信史流传下来,直到今天。

【三】复原传世典籍中的赵高

钱穆先生曾说:“从一方面看,古史经后人层累地造成,惟从另一方面看,古史经后人层累地遗失而淘汰。层累造成之伪古史故应破坏,层累遗忘之伪古史的真古史,尤待探索。”赵高不是阉人宦官的真相大白以后,恢复赵高的历史真相也就有了可能。由于司马迁没有为赵高列传,我们只能收集散见于<史记>和其他典籍中有关赵高的记载,考订以后作合理的连接,对于赵高身世中诸多的缺环,则要作合理的推想。

赵是赵国王族的姓氏。关于赵高家世,史书上只是说赵高的父系是赵国王室的疏族,为何会到了秦国,则是没有任何交代。想来,战国时代,天下合纵连横,各国间结盟定约,相互交换王室公子作为人质。这些作为人质的公子,多有国君众多子女中不受宠爱的疏远者,被打发出质后往往长期滞留异国他乡,不少人贫穷潦倒终身,至死不得归还。赵高祖上,大概是由赵国到秦国作质子的这一类公子,在赵国无宠,在秦国无援,不得意而滞留于秦,后来在秦国娶妻生子,子孙后代流落于咸阳市井当中,成为秦人,与普通庶民无异。

赵高出生于隐官。隐官是政府设置于不引人注目处的手工作坊,用来安置刑满罪人工作。赵高的母亲,因为有罪受过刑罚,赦免后,由于身体有受刑后的残疾,不便见人,也不愿被人瞧见,就一直在隐官劳动生活。在秦代的等级身份规定中,在隐官劳动生活的人,其身份也叫隐官,用现在的话来说,相当于刑满释放人员,地位在普通庶民之下,所能占有的土地和住宅,只有普通庶民的一半。秦帝国的法律注重公正,隐官虽然地位低下,其婚姻却不受限制,隐官子女的身分也同于普通庶民。

赵高的父亲,大概是在隐官工作的下级文法官吏,通晓法律,精于书法,在隐官任职时结识了赵高的母亲,组建了家庭,生下赵高兄弟数人。秦是注重世业的国家,子承父业、以吏为师成了帝国的国策。赵高成年以后能够走文法的道路入仕,成为第一流的书法家和法学家,都与父亲的职业和影响密切相关。

赵高生于秦昭王末年,大概是在昭王五十一年(前256)前后生于秦国首都咸阳。他的人生,走的是秦国文法官吏子弟最典型的道路,就是入学室学习为吏的知识,通过选考出任官吏。当时,学室是专门培养文法官吏的官设学校,分别设置在首都和各郡。学生多是文法官吏的子弟,十七岁入学,学习三年,主要学习识字、书法和法律。学满三年以后,在所在学室参加资格考试,可以背写五千字以上者为合格,除授为史,即可以担当文法事务的小吏,也就是办事员。除授为史者,进而可以参加中央政府主持的初等选拔考试。经过初等选拔考试,成绩最优秀者被任命为出身县的令史,相当于秘书一类,直接在县令的手下工作。三年后,出任令史者还有一次高等选拔考试,经过严格的考试和审查,选拔最优秀者一人,进入宫廷担当尚书卒史,以内廷秘书的职务,直接在秦王的左右工作。

由于父亲是文法官吏,也是严格要求子女的人,赵高兄弟大概从小就在父亲的督促下学习读写和法律,打下了相当扎实的文法基础。赵高从小精明强干,敏捷好学,有恒心,有韧性。他在文法入仕的仕途上,大概是一帆风顺。十七岁以文法官吏子弟进入学室,成绩优秀,三年后资格考试合格,被除授为史,继而初等选拔考试合格,以最优秀者出任为令史类的文法官吏。三年后,他参加高等选拔考试,再次以第一名的成绩中选,进入秦王宫廷担当了尚书卒史,直接在秦王身边从事文秘工作。在秦国万千的文法官吏中,赵高可以说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赵高进入宫廷以后,他的能力举动,开始直接进入秦王嬴政、也就是未来的秦始皇的视野里。

赵高进入宫廷时,大概在23岁左右,时间大概是在秦王政十三年(前234)。这一年,秦王嬴政26岁,亲政后第五年,开始在政治上施展鸿图。秦国的官僚制度严密完整,文法官吏的升迁多由例行考核,积年累进。赵高算是有幸,他在秦宫的宦任中得到秦王嬴政的直接赏识,从诸多文秘中脱颖而出,被任命为中车府令,负责秦王出行的车马管理和驾驭警备。

赵高出任中车府令,是秦王嬴政亲自作出的选拔任命。赵高得到秦王嬴政的赏识,除了其考选成绩特出而外,他进入秦宫后所展现的个人能力和才智,是主要的因素。赵高的书法,堪称第一流,尔后庞大的秦帝国中,除了丞相李斯而外,大概无人能出其右了。赵高在文字小学方面的造诣,也极为高深。秦帝国后来的文字改革,他有相当的贡献。他著有<爰历篇>六章,是秦帝国官定识字课本的一部分,也是有名的文字学著作。秦帝国是实用主义的法治国家,书法识字,是用来修习行政文书和刑律狱法的工具。赵高文字书法的精美,不过是他修习刑律狱法的准备和结果。在复杂而严格的秦帝国法制体系中,赵高堪称精通法律的专才,有家学渊源的法学名家。晚年的秦始皇将少子胡亥的教育委托于他,正是看中他文字、书法和法学造诣的精湛。

赵高一生中任期最长的职务是中车府令。中车府令是宫中禁内的车府令,职务相当于皇帝的侍从车马班长,负责皇帝的车马管理和出行随驾,甚至亲自为皇帝驾御,职位至关紧要,非皇帝绝对信任的腹心亲近不能担当。

中车府是中车府令所管辖的官署,长官中车府令官秩六百石,副长官为中车府丞,官秩三百石,下属有吏员24人,一共26人。这26人,可谓是秦帝国车御中精锐的精锐。根据秦代的法律规定,一般的车马驾御人员,至少要经过四年的训练,四年后不能良好地驾驭车马,教官要受惩处罚款,本人要服四年劳役。合格的车士,要求年龄在40岁以下,身高在七尺五寸以上;步履矫健,能够追逐奔马;身手灵活,能够上下驰车;车技熟练,能够驾车前后左右周旋;强壮有力,能够在车上掌控旌旗;武艺高强,能够引八石强弩,在驰骋中前后左右开弓。

中车府属下的车御,是从一般车御中选拔出来的精华,选拔时除了绝对的忠诚之外,对于车马的驾驭管理、保卫皇帝安全的应变能力之种种要求,都远在一般的车御车士之上。可以说,中车府属吏,人人是车马高手,个个是大内武士。中车府令,是中车府官属的统领,帝国车御精华的顶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身为中车府令的赵高,除了出类拔萃的文法之才外,他体魄高大强壮,骑术车技精湛,娴熟于弓剑兵器,武艺非同寻常,是秦帝国宫廷中不可多得的文武双全的人材。

【四】考古发现所见赵高形象

1980年,秦始皇陵西侧出土两乘大型铜车马,以实物二分之一的比例缩小铸成,分别定名为一号铜车马和二号铜车马。两辆铜车马铸造精美,风格写实,作为国宝级的文物陈列在兵马俑博物馆,已经被千万中外游客所观赏。

一号铜车,四马牵引,车厢上竖有高柄铜伞,被认为是始皇帝所使用的立车。二号铜车,也是四马牵引,车厢呈封闭的轿车形,分隔为前后两厢,有门窗可以自由开合,是始皇帝所使用的安车,又称辒辌车。一号铜车有站立御手俑一名,二号铜车,有跽坐御手俑一名,两位御手,皆束带着冠,佩剑携弩,髭须飘逸,一副威武沉稳的武士形象。关于这两位御车武士的官职身分,史学界的认识颇有一番曲折。这番曲折,牵连到赵高是阉人宦官的历史冤案,也牵涉到赵高的考古形象。

我们知道,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在第五次巡游天下的旅途中死于沙丘平台,就是今天的河北广宗西北大平台。当时,赵高官任中车府令,负责出行的车马管理和警备内卫。始皇帝突然病死,赵高与皇子胡亥、丞相李斯策划沙丘之谋,密不发丧,将始皇帝的遗体置于辒辌车中,让文武百官依然奏事,进奉饮食也依然如常,一切由一名宦者在辒辌车中假冒始皇帝处理。始皇帝已经去世的消息,只有赵高、李斯、胡亥和在始皇帝身边工作的五六位近幸宦者知道。就在始皇帝还在世的假相中,赵高等人伪造遗诏,逼迫皇位继承人公子扶苏自杀,扶持胡亥即位,成功夺取了秦帝国政权。这件事,史称沙丘之谋,是直接导致秦帝国急遽崩溃的重大历史事件。

沙丘之谋的关键,在于始皇帝的死讯能够瞒住随行百官;始皇帝的死讯能够瞒住随行百官的关键,在于始皇帝出行主要活动于车中,而中车府令赵高完全掌握了车马乘舆的缘故。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沙丘之谋,是一次车上的政治阴谋,其阴谋之所以能够成功,其制度上的原因就是秦的中车府令掌管皇帝的出行车马乘舆。

始皇陵陪葬坑的铜车马出土以后,依据沙丘之谋的历史事实和中车府令掌管皇帝出行车马的典章制度,两位驾车御手的官属,自然应当考虑到就是中车府令官署人员。然而,使人感到有趣而费解的是,铜车马出土以后,中外的专家学者们一致断定两辆铜车马分别为始皇帝生前所使用的立车和安车的造型,并且联系到沙丘之谋,指出安车就是始皇帝死后用来运载尸体的辒辌车。奇怪的是,对于铜车马的两位御手的官属,学者专家门却避而不谈中车府令赵高和他的属下,纷纷绕道而行,推断为相当于汉代中期以后掌管皇帝车马驾驭的奉车郎。

我在最初阅读有关的报告和研究时,颇感不解,因为持论者都是我所尊重的严谨而渊博的学者,为何会放置直接而明确的史料史实不用,转而迂回使用间接而时代不合的史料史实,做出不能令人信服的结论?后来,当我整理秦帝国崩溃的历史,发现赵高不是阉人宦官的史实之后,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两千年来,赵高是净了身的宦官,是没有胡须的阉人之形象已深入人心,被认定为“历史事实”,而铜车马的两位御手皆有胡须,都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挟持在眼前有胡须的实物和中车府令是阉人宦官的“历史事实”之间,我们的专家学者无法直接将两者连接起来,在中车府令是阉人宦官的所谓历史事实被推翻之前,他们只有绕道而行,到没有直接关系的史料史实中去寻求勉强的解说。

不实的成见,屏障了人们的眼睛,将人们误导到歧途上,导致错误的结论,这就是始皇陵铜车马御手身份认定中出现曲折的原由。事实澄清以后,我们就可以排除成见的干扰,回到正常的道路上来做合乎史实的解释。这个解释如下:根据秦帝国的典章制度和沙丘之谋的历史事实,始皇陵陪葬坑所出铜车马的原型,是始皇帝生前所使用的安车和立车,铜车马的两位御手,就是掌管始皇帝出行车马的中车府官署人员。两位御手那种束带着冠,佩剑携弩、髭须飘逸、威武沉稳的武士形象,应当就是中车府官员的真实形象。

据专家们的推断,铜车马的铸造,在始皇帝统一天下以后,埋藏于始皇帝下葬之时,也就是在秦始皇二十六年到三十七年之间。考察这一段时期的历史,其间担任始皇帝的中车府令的人,正是赵高。两位铜车马御手,正是赵高所统领的中车府官署的人员。

以兵马俑为首的始皇陵的各种陪葬俑出土以后,如何由陪葬俑的冠冕服饰来判定他们的官属等级,一直是史学界讨论的课题。从铜车马两位御手的冠冕来看,相当于兵马俑军团中的领军校尉俑,即一般传闻中所谓的“将军俑”。如果这种比定可以成立的话,两位御手的官秩,可能相当于中车府令的六百石。换言之,他们的原型,有可能就是中车府的长官——中车府令。如此推论下来,似乎可以令人难以置信地引出一个近于天方夜谭的推想:铜车马的御手,可能就是赵高的形象。

俗话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真实偏颇一步,可能就堕入谬误。笔者以为,始皇陵陪葬坑铜车马御手是中车府官属的形象,应当是可信的结论。进而,根据两位御手冠冕的等级来看,他们也有可能就是中车府令的形象。

【五】唯利无耻与秦帝国崩溃

对于历史人物,特别是在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人物,都应有一个盖棺论定的历史评价。赵高是二世政权的制造者,他先后出任二世政权的郎中令和丞相,特别是出任丞相以后,成为二世政权的真正掌权人和实际营运者,是一位在历史上发挥过重大的破坏作用,有着深远的负面影响的人物。正如我多次强调过的,历史人物的评价,历史功过的盖棺论定,必须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基于历史事实。真实才能客观,真实的史实基础是正确的历史结论的前提。两千年来,由于赵高身世的歪曲失实,对于赵高的历史评价也流于情绪化的漫骂和脸谱化的抹黑,不能不说是一种非理性非历史的积弊。这种积弊,使我们不能客观地观察历史,中肯地评价历史人物,更难免在成见的误导下,步入失实和妄评的误途。

赵高是二世政权的主要执政者,是一位政治人物。对政治人物的评价,应当从政治业绩和政治道德两方面来看。首先,从政治业绩上看,赵高对秦帝国的崩溃要承担主要的责任。不过,秦帝国的崩溃,须要承担政治责任的政治领袖不只赵高一人,晚年的始皇帝,二世皇帝胡亥、丞相李斯和大将章邯都要分担重大的责任。最基本的道理,用一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首长责任制。政绩失败的政治首脑,都应当承担责任,这与政治首脑的政治道德无关,也不能以归罪于某一人而脱逃其他在任者的责任。对于这一点,我想历史学家们当不会有大的分歧。

其次,从政治道德上看,赵高奉行的是无信无德的阴谋政治,赵高的主要政治行为,都是背信失德的阴谋诡计。对于这一点,我想历史学家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然而,我今天想要强调的是,赵高所奉行的无信无德的阴谋政治,不是他个人所特有的政治恶德,而是他所生存的那个时代的时代风气,他只是走极端到毁灭而已。

我整理秦末的那一段历史时,深感那是唯利无耻的英雄时代。在那个时代,人人唯利是图,个个急功近利,周围都是生死搏斗,到处遍布尔虞我诈,成者为王败者寇,建功立业的英雄豪杰们,何曾有暇于道德伦理。李斯入秦,先投靠吕不韦,吕不韦败亡,他紧跟秦王政。李斯向秦王政推荐同学韩非,又进谗言毒杀这位旧日同窗。沙丘之谋,李斯与赵高联手伪造遗诏,消灭政敌扶苏和蒙恬、蒙毅兄弟。当赵高与二世亲近而自己被疏远时,他又与老臣们联手欲诛赵高,结果反被赵高设圈套陷害。一切唯利是图,没有丝毫仁义道德。项羽与章邯在安阳结盟起誓,接受二十万秦军投降,三个月后,又在新安将投降的秦军活埋了干净。有何信义可言,只是为了眼前的打算。刘邦与赵高合谋杀秦二世共王关中,与秦军约降后再突然进攻,都是阴谋诡计。项羽要生煮刘邦的父亲,刘邦高声回应到,请分我一杯羹。项羽送还刘邦的父亲妻子儿女签订停战和约,人质刚刚归来刘邦就毁约进攻,置项羽于死地,可谓背信无耻之极。

在那个时代,角逐于历史舞台上的政治人物们质朴势利,不受道德伦理的约束,他们以为人生的根本在于利益,利益的所在,就是行动的所在,利益与道德无缘,当利益与道德不合的时候,抛弃道德。而道德伦理的规范建设,迟迟要到汉王朝建立近百年之后。

道德伦理,影响国家命运。我整理秦末的历史写到阿房宫骊山陵的修建,写到北击匈奴筑长城,南修鸿沟征南越时,强烈地感到一味地追求进取发展导致了社会的不稳,是秦帝国毁灭的原因之一。当我写到赵高设圈套陷害李斯,发动政变逼迫二世自杀时,又强烈地感到秦国多年奉行功利主义,忽视道德伦理的规范和人文教育体系的建设,终于走极端到道德底线沦丧,上上下下人心离散,也是秦帝国毁灭的原因之一。赵高其人,正是在这种世风熏染之下,由唯利无耻走到无所顾忌,终于打破一切底线,害人乱政,弑君乱国,毁灭了秦帝国,成为历史的罪人,其间的历史教训,不可不谓深刻。

  

 

 

  评论这张
 
阅读(595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