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2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历史和文化,专精于秦汉。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秦帝国的崩溃》,《秦始皇的秘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值多少钱?  

2009-12-05 16:4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价值的经济衡量

                                                 ——历史研究·文化资源·体验经济 

在信息时代的今天,报纸网站等媒体的经济效益是巨大的。媒体贩卖的是信息,学术研究创造的元信息,是媒体转手销售的货源。

学术是有经济价值的。学术的经济价值,只是由于认识水平的限制,没有被明确地认识到,没有被充分地估算而已。随着时代的变迁,随着体验经济的发展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强化,学术的经济价值,将被正确的估量。  

 

在2004年七月的第六届秦俑学术讨论会上,我对兵马俑的原型-秦京师军的去向作了追踪考察,考察的结果表明,毁灭秦帝国的楚霸王项羽,最后死于编入刘邦军的旧秦军之手,在乌江岸边斩杀项羽的五位汉军骑士,都是旧秦京师军的骑兵将士。基于以上的结果,我作了一个大胆的推测,项羽之死和兵马俑之间有内在的联系。会后,新华网以“兵马俑杀死了项羽”发了消息,国内和港台网站媒体纷纷作了转载, “北京科技报”也在探索栏目作了详细的采访报道,一时有些纷纷扬扬。

我在秦俑学会上发表的本是专门的学术论文,以其专门性而论,设定的对象不过百数十人的专家而已。然而,经过媒体的转播,其关注者广泛及于市民大众,数量当以万人为单位。这就引起了我的思索,同样一个东西,为什么会引起数量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群体反应,在这种不同的群体反应后面,究竟有什么不同的因素在起作用。我隐隐感到,这是一种传播递增的文化现象,后面有不少值得思考的东西。  

文化资源是近来的热门话语,不仅媒体网上大量出现,也越来越多地出现于政府和大学的用语当中。2000年,日本东京大学设置了文化资源学专业,建立了文化资源学协会,创办了文化资源学的专门杂志。文化资源,从自然涌现到民间转播,再到专门立学,其成长的势头蒸蒸日上,已经是显然成形。

文化资源,顾名思义,就是将文化作为一种资源来看待和运用。文化资源学,就是将有关文化资源的课题作为一种专门的学问。不过,由于草创初建,对于文化资源的定义尚属粗疏,媒体和政府的用语,主要是将文化作为经济资源,往往同文化产业混同,东大的专业设置,侧重在于政府的文化政策和文博管理运用。文化有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之分,物质文化,就是以实物遗物为主的文化,非物质文化,就是以精神、技艺为主的文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于文化遗产的区分,就是用的这种的方式。

笔者以为,文化作为资源,至少可以有三种不同的方式:其一,作为研究资源;其二,作为教育资源;其三,作为经济资源。作为研究资源的文化,将文化作为学术研究的对象和材料,研究者们在精小的范围内传承使用,文化资源的保存和继续创造,切切系于此。作为教育资源的文化,将文化作为专门教育和大众教育的素材,遍及于大、中、小以及各种教育机构,国民教育的普及,文化素质的提高,无不由此而来。作为经济资源的文化,将文化作为一种大众消费材料利用,这种文化消费的方式,伴随大众消费经济之出现而出现,因体验经济的兴起而兴盛,广泛涉及观光旅游、休闲娱乐、影视游戏等各种领域。

长期以来, 纯粹的学术研究,特别是基础性的文化研究如何与时并进发展,在经济主导社会的今天, 学术文化能不能够用经济价值来衡量,如何用经济价值来衡量,一直是令方方面面苦恼的问题,也是我一直关注的问题。

以此问题意识分析我关于兵马俑的这次发表:首先, 我以兵马俑这个物质文化材为研究资源,写出了题为《兵马俑与项羽之死——秦京师军探微》的学术论文,在学会上作了发表,这是是纯粹的学术活动。这个活动,植根于学术界多年来的研究成果,在项羽、刘邦、始皇陵和兵马俑的连接点上推进了学术界的文化创造。在这种学术活动中,看不见由学术研究带来的经济效果,相反,看得见的是支撑学术研究的经济消费。其次,我任教于大学, 在大学的讲义中,我已经将上述研究结果编入讲义作了讲授,在这个层面的活动中,我是将物质文化材兵马俑作为教育资源来使用了,不仅如此,非物质文化材料的学术研究的新成果,也作为教育资源而有效地使用了。在这种教育活动中,除去文化教育的功用不论,其经济效果间接地体现在学生的教育支付当中。后来,在我服务的大学所在的城市,我以该研究结果为题材作了公开讲演,讲演是收费的,尽管是象征性的收费,但学术研究的结果直接和经济效果相联,也由此象征性地显现出来。

在信息时代的今天,报纸网站等媒体的经济效益是巨大的。媒体贩卖的是信息,学术研究创造的元信息,是媒体转手销售的货源。我关于兵马俑研究的原信息,媒体并没有支付我一分钱,似乎看不到直接的经济效益。媒体是经济实体,它之所以转载传播某一信息,当然地是看中了该信息的新闻价值,而在该新闻价值的后面,则是由此带来的经济效益,这个经济效益的计算,首先体现在广告中。然而,就我所说的学术原信息而言,广告所带来的经济价值毕竟是间接的,直接计算学术原信息经济价值的可能性,或许隐藏在体验经济学的发展中。比如将来,如果要进行以秦始皇陵为主题的观光开发的话,我用兵马俑将秦始皇、汉高祖、楚霸王连接起来的研究结果,我在现地考察中的种种体验,可能会因观念的更新和示范引导作用而带来意想不到的经济效益。

体验经济的概念,源起于未来学家托夫勒,1970年他在大著《未来的冲击》中预言说∶“服务也最终还是会超过制造业,体验生产又会超过服务业。”1999年,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派恩和詹姆斯·吉尔出版《体验经济学》一书,将体验经济学问化了。所谓体验经济,就是为消费者生产和提供快乐体验的经济活动。所谓快乐体验,指的是美好的感觉、难忘的记忆、值得回味的经历等无形的文化享受。体验经济最典型的代表,就是迪斯尼乐园和好莱坞。在体验经济的大旗之下,已经纠集了休闲业、旅游业、影视业、博彩业、体育产业、电子游戏业等各路英雄豪杰,在当下的经济活动中声威浩大,发展势头如日中天。诚如托夫勒所预言,也如约瑟夫·派恩和詹姆斯·吉尔所挑明,继农业经济时代、工业经济时代之后,体验经济的时代正在到来。

体验经济的需求,是在吃饱穿暖了,有钱有用了之后的需求。体验经济的商品,是超越油盐柴米所规范的现实生活的快乐体验,一种艺术和文化的人生享受。这种快乐体验的基础,是人解除了物质生存之虞后所追求的自我价值实现,以一种梦幻的方式实现,一种瞬间体验式的实现。

经济发展到体验经济的阶段,艺术、文化、学术等文化活动所追求的理念,已经与体验经济的需求边界模糊,二者走向融和, 艺术、文化、学术等有形和无形文化资源,开始成为体验经济的主要资源。学者、艺术家、探险者、运动家等过去只能由极少数所谓精英享受的贵族式体验,正在走出象牙塔, 以虚拟普及的形式进入寻常百姓家。与此相应,在农业经济时代,工业经济时代难以用经济效益来衡量的文化艺术和学术,将成为大众生活消费的资源,其经济价值,也将变得可以计算。

好奇心和求知欲,是学者孜孜不倦于学术研究的动力和元点,学者在学术研究中所体验到的就是一种满足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乐趣。大众和学者一样,充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学术可以也应当和大众分享。预想未来,如同计算机、汽车、单体住房、旅游休闲的逐步普及一样,学术,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也将由少数学者独享的研究资源,成为文化普及的教育资源,进而成为大众共享的经济资源,到了那个时候,学术的经济价值将可以明确计算,由此而来的方方面面,是是非非,可能完全出乎想像。

文化有其核心价值,文化也有其边缘效益。学术是文化传承的枢纽,学术是有经济价值的。学术的经济价值,只是由于认识水平的限制,没有被明确地认识到,没有被充分地估算而已。我相信,随着时代的变迁,随着体验经济的发展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深化,学术的经济价值,将被正确的估量。

 

原题 

学术价值的经济衡量

——历史研究·文化资源·体验经济

 

 

  评论这张
 
阅读(473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