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2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历史和文化,专精于秦汉。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秦帝国的崩溃》,《秦始皇的秘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李开元:我的秘密书架  

2009-09-01 16:0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广泛地阅读。文史哲不用说了,我也喜欢浏览经济书和科普书,这些说来话就长了。今天还是只谈谈对我写作《复活的历史》最有影响的几本书吧。

《史记》

我喜欢《史记》。《史记》是伴随我一生的读物,我已经记不清读了多少遍了。我手边的一部《史记》,已经是封面脱落,断线掉页,可以说是读破了。《史记》,堪称中国历史叙事的顶峰,精彩动人的叙事,有根有据的史实,深藏微露的思想,是《史记》魅力无穷的所在。

近代以来,由于科学主义的兴起,中外不少历史学家以怀疑的眼光审视《史记》,怀疑司马迁没有根据地编写古代历史,然而,越来越多的考古发掘和史学研究表 明,我们越发掘越研究就越相信司马迁编写古代史有充分的根据。这种再一次回到司马迁的过程,就是中国古代史由疑古到考古的心路历程。此外,对于《史记》的 怀疑还出于一部分文人,他们因为有感于《史记》的某些篇章过于优美精彩而富于文学性,怀疑不是信史而是创作,甚至得出司马迁不是严谨的历史学家、而是编故 事的文人之同病相怜的感慨。

不久前,我重读《史记》,特别仔细地阅读了《史记》中最为精彩的篇章“鸿门宴”和“项羽之死”,我感慨万 端地发现,“鸿门宴”和“项羽之死”之所以感人而流传千古,不是出于司马迁编造故事的虚构魅力,而是出于司马迁忠实于历史的表现定力。“鸿门宴”和“项羽 之死”,分别出于当事人樊哙和杨喜的口述家传。司马迁与樊哙的孙子樊它广有交往,杨喜的第五代孙杨敞是司马迁的女婿。“鸿门宴”和“项羽之死”都是司马迁 根据樊它广和杨敞的家传口述写成的,这种口述传承的背景,正是其之所以如此生动感人,如此细微传神,真实得使人怀疑的原因。

重读《史 记》到这里,我豁然开朗:真实才是力量,真实才能长久,真实可以魅力无穷,真实可以美丽动人,历史比小说更精彩。我概括这种认识的心路,称其为由虚美(虚 构之美)到实美(真实之美)的历程,这种心路历程,或许正可以解释当今中国文化界虚构文学衰落纪实文学兴起的现象,也可以从一个侧面理解历史热之所以兴起 的原由。

《福尔摩斯探案集》

我喜欢侦探推理,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从小就活在我心中,是我景仰的偶像。深 入史学之门以来,我常常感叹,古代史研究,宛如在黑暗的汪洋大海中秉烛夜行,视线所及,只能见到烛光照亮的起落浪花。以数字比喻而言,我们所能知道的古 史,不过万分之零点零零一,九千九百九十九点九九九是未知的迷雾。以极为有限的史料复活无穷无尽的远古,需要发散式的推理和点触式的联想,自然使我想到古 史考证和推理小说之间的内在联系。感情和理性,热烈的激情和冷彻的算计,须要明确区分,鲜明对照方才能显示其美。严谨的逻辑思惟之美,贯通于数学推理、法 理推理、侦探推理和历史推理,是一种共同的美,一种天蓝的冷色美。

我的老师周一良先生曾经谈过乾嘉考证学与侦探推理间的关联,我读恩师田余庆先生的文章,那种索隐勾沉的无尽趣味,如同读推理小说。当我自己推敲史料,查询地图,深入现场去探索历史之秘,去复活已经消失的远古时,那种美的感受,既宛如柯南道尔,也宛若福尔摩斯。

《万历十五年》

我也喜欢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1980年代,我初读《万历十五年》时,惊异于历史还可以这样表现,俯心低首引为模范表率,与诸位致力于新史学的 同道相互激励,有意一起来开创新的史学的未来。黄先生多年遭受美国史学界主流的压抑排斥,他的著作,多是幽奋之作,长期不被认可。然而,经过时间的冲刷, 《万历十五年》已经成为一部史学经典著作,其影响力之深广,远远超过当时打压黄氏的那些主流名家的著作。可以说,《万历十五年》,是当代史学中一朵光彩异 放的奇葩,用一种崭新的文体,融通史学、文学和思想,开启了一代新风。黄氏史学的影响,将久远地持续下去。

历史地看,边缘和中心,庙堂和江湖,主流和支流,总是在不断地转换。变革的新风,创造的活力,常常是在边缘、江湖和支流上。我体验黄仁宇先生的心路历程,为我写作《复活的历史》找到了新的动力。

《秦汉魏晋史探微》

在当今史学家的论著中,我最喜欢的是田余庆先生的著作。他有两篇论文,均收在《秦汉魏晋史探微》中,一篇是《说张楚》,一篇是《论轮台诏》,堪称当代史 学的经典论文,不但百读不厌,而且越读越有味道。这两篇论文,我已经不知道读过多少遍,仍然是回味无穷。那种无穷的回味,不仅是内容上的,而且是风格、形 式和方法上的。由于造诣过于深沉,我至今无法对田氏史学作恰当的概括,眼下只能暂且称其为精致的艺术性史学。

田氏史学的一大特点是高 瞻远瞩,能够从细微而不为人所察觉处勾画出高远辽阔的时代精神来,这是史家治史的至难和极致。《说张楚》一文,改变了两千年来统一的汉帝国直接继承统一的 秦帝国的历史认识模式,提示了秦末汉初近百年间的历史,曲折地继承了战国末年,是一个后战国时代。这种认识,复活了一个被遗忘的时代,开拓了一个历史认识 的新方向,影响了一代学人。

田氏史学的另一大特点是索隐探微,在高远的背景之下,能够考证史料入微,出人意料地补充连接历史的缺环,将已经消失的人物和事件复原出来。那种功夫,是穷尽史料的细致功夫,那种悟性,是吟味入神的深邃悟性。在这种索隐探微中,可以体会到一种精致的美感。

历史学的美,是被我们遗忘了的一种记忆。在历史中探索未知,发现新知,是一桩激荡人心的美事,是生命之美和游戏之美。完美地表现历史的新知,传神地转达出对于历史的体验,是一种多样的至上的美的追求。我读名家名章,追求一种美丽时新的历史学。

  评论这张
 
阅读(13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