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2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历史和文化,专精于秦汉。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秦帝国的崩溃》,《秦始皇的秘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为什么写历史推理   

2009-09-17 10:0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是我应广东购书中心《阅章》杂志之邀,从《秦始皇的秘密:李开元教授历史推理》(点击这里优惠购买)后记中摘录,稍加调整而成。文中提到的东方卫视《秦史谜案》讲座视频,欢迎大家观看。】

我为什么写历史推理

写历史推理,是我多年以前就有的想法。

我入史学之门,算是科班正途。因为喜好哲学,遇事爱寻根问底,历史是什么,历史学又是什么的终极问题,始终是我的关怀。而考证是什么,考证的原理在哪里?也一直吸引着我。多次实践以后,渐渐悟出些道理来了,考证的基本思路,就是基于证据的推理。

基于证据的推理,不仅是历史学的思想基础,也是科学的思想基础。历史学与科学之间,在基础的部分有相关的交接点,实在是使我感到高兴,因为我曾经有过做科学家的少年梦。我爱读侦探小说,最钦佩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那种智慧的冷峻神态,瘦长的敏捷身姿,很使我着迷。侦探小说读得多了以后,对于侦探们的思路,也大体看出门道来了,同样是基于证据的推理。

我到日本以后,注意到一个有趣的事情,这些写侦探小说的名家们,不少人喜好历史,特别是古代史。他们不但用古代史做题材写侦探小说,有些人还直接介入到古代史的研究中来。日本的报纸电视关于古代史疑问的讨论,常常是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侦探小说家同堂共议,争锋斗智,那种融汇文学和史学、结合实证和推理的动人景象,在中国是未曾见过的。

历史学家周一良先生读了推理名家高木彬光《成吉思汗的秘密》后有所感,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日本的推理小说与清代的考据之学》。周先生结合自己读书治学的体验,指出推理小说与考据之学间有相通的内在联系,二者都是基于形式逻辑的推理。

周先生是我所敬仰的老师,他的文章加深了我的感悟。我想到,不管是在欧美还是在日本,侦探小说都颇为流行,是国民喜爱的通俗文化。反之,在中国的流行文化中,没有推理小说,国民喜爱的方向偏重在神怪武侠。神怪武侠是非逻辑的自由遐想,那种上天入地、出神入化的超脱和飞跃,由不得让我想到庄子的无拘无束,道家的自然自由。诸子百家中,唯有名家是讲思辨、重逻辑的哲学派别,但经过秦始皇的焚书、汉武帝的尊儒以后,两千多年来是断绝了。这种断绝,对于中国文化和国民心理的影响,不可不谓久远深长。

诸子百家是中国文化的源头和根本,是人类脱离鬼神迷信之后的东方理性觉醒,其丰富的内涵和无限的可能,先被政治专制的焚书打断,后被文化统制的尊儒阉割,从此偏离多元的方向,失去了自由与活力,实在是两千年来中国文化的不幸。痛定思痛后的当今中国文化,其最大的课题,就是回到古典,重铸文化,在诸子百家的根上,嫁接现代的普世文化,发展出融汇古今中外的新文化来。

历史是文化的核心,历史学的开拓也是文化的课题之一。我突发奇想,是否可以在考据之学的传统之上,参照推理小说,发展出一种新的表现历史的形式?我由此有了历史推理的想法。历史推理的内容,当然是历史上的疑案。在古代史领域,到处都是难解的疑团,大到夏王朝是虚幻还是真有其事,小到秦始皇的父亲是子异还是吕不韦,大凡是可以做考证文章的题目,都可以成为历史推理的题材。

我起先试图学习侦探小说的手法,设计一位宛若侦探的历史学家,引导自己的学生们来出入古今,破解古史之谜。如此深入下去的结果,自然走向了推理小说的方向,在增加了趣味和自由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削减了历史可信度的传达。我希望坚持历史学本位的立场,侦查的疑案就是历史学的问题,证据一定要真实,推理一定要合理,可以构筑,但不能编造。所以,我在尝试这种虚构人物的方式后,还是放弃了。

我曾写过关于兵马俑与项羽之死的文章,受到历史爱好者的广泛关注。我再一次感到历史的神秘,感到真实的历史,可以比虚构的小说更精彩;追求历史真相的乐趣,可以由专家与大众共享,专家和大众一样,都有一颗好奇的心。我想到,既然是专家与大众都感兴趣的内容,与其由外行的爱好者来改写传布,留下浅入误出的诟病,何不由专家自己来深入浅出地传播?我开始考虑以项羽之死为题材,再一次写作历史推理,但最终也没能顺利进行下去。

后来我写《复活的历史:秦帝国的崩溃》,最初是从秦始皇的出生开始写的。当我将几乎所有有关秦始皇的史料仔细浏览以后,惊奇地发现,两千年来,秦始皇是一位被严重误读了的人物,不仅他个人被误读,连秦帝国兴亡的整个历史背景都被误读了。我再一次挑战历史推理,将笼罩在秦始皇身上的迷雾一一清除。经过多次修改之后,《秦始皇的秘密》终于完成。

我所追求的历史学,不但是综合了研究、叙述和史学理论的人文历史学,也因为增添了历史推理而进入大众领域。这样的结果,不但了结了我的一桩心事,使我得到更多朋友,也坚定了我对文化资源学的看法。历史是一种文化资源,既可以为研究所用,也可以为教育所用;既可以为大众娱乐所用,也可以为旅游经济所用。历史学的领域,可以步步拓宽。

东方卫视《秦史谜案》讲座中,我说过一段自己很喜欢的话,恰好体现了我写作历史推理的理念,摘录下来奉献给读者朋友:

历史是永恒的谜,因为我们不能再回去。如果我不能给你提供最准确的史实,我将给你提供最合理的推测。最准确的史实,是近于美的真;最合理的推测,是近于真的美,都有不可取代的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222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