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2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历史和文化,专精于秦汉。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秦帝国的崩溃》,《秦始皇的秘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政治制度和政治思想的最大欠缺  

2016-11-26 17:5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政治制度和政治思想的最大欠缺是管臣管民不管君。制君,限君,将最高权力置于制度化的有效限制之下,才是长治久安之道。制君,限君,分散政治权力以减少政治风险,才是民主的起点。

  秦汉史无大家,是史学界内多年以来的流行话。然而,劳干先生是秦汉史名副其实的大家,只是因为他的学术活动分别在大陆、台湾和美国,聚焦分散,未能热炙成形而已。

眼前劳干先生的这本大著《古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中华书局,2006,上下),内容精湛丰富,处处流露出大家风范。

劳干先生的学术研究,几乎涵盖了历史学的各个分野,包括政治与历史、制度、思想、社会、地理与边疆、历法、考古与文字学、文学和古籍。如此博大的领域,非大家不能兼顾。

劳干先生不仅研究领域宽广,他的学术关注所体现的思惟厚度,从高层到基础涵盖了历史学的各个层面,这也是非大家不能企及的事情。

从秦帝国的建立到清王朝的灭亡,在中华帝国时代的二千年中,王朝国家的治乱兴亡,呈现一种不断反复的振荡循环,这就是中国历史的周期问题,或者叫作王朝循环问题。中国历史的周期问题,是中国历史的常态,世界历史的特异,不仅成为中国史家的关注点,也吸引了世界史学界的注目。《中国历史的周期及中国历史的分期问题》,就是劳干先生对于这个至难的高层次的史学问题所作的一个大家风范的回答。

国家组织宛若生命有机体,其自身的结构决定了它的天寿。除去暴病突变而言,中国王朝国家的天寿在三百年。人体的发令中心在大脑,王朝国家的核心在帝王家族。王朝的兴亡,就是某一家族统治的兴亡,“一个朝代的兴衰完全和一个家族的兴衰合而为一。”劳干先生的所论,单刀直入,一下子就切入了问题的核心。

皇子皇孙都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与民间社会毫无接触,成为不通人情世故,缺乏正常的处事应变的“云中人”,国家权力的顶点由这样的人来世袭掌控,一代不如一代几乎就是必然。不仅智力如此,身体也是一代不如一代。缺乏野外生活的宫中皇族,宛如笼中圈养的宠物,数代繁衍下来,不仅个个身体孱弱,很多连儿女都生不出来。王朝的周期循环,首先要到皇族的生活环境,生理病理中去搜寻。人治国家的兴衰,首先要考察治国之人的体能和智能。看似淡淡道来的常识,正是大家方能有的返朴归真。

这些年来,各种泊来的理论在学界流行,常常使人眼花缭乱。我始终以为,理论只是用来分析事实的工具,滥用繁杂的理论,反而把问题复杂化,使我们远离了事实。常态的历史中,常识常常是健全的认识工具。

考察皇族宛若考察大脑,大脑诊断完毕再检查肢体。王朝国家的政治组织与王朝兴亡相关联自是不待言的事情,中国政治制度和政治思想的最大欠缺是管臣管民不管君。制君,限君,将最高权力置于制度化的有效限制之下,才是长治久安之道。制君,限君,分散政治权力以减少政治风险,才是民主的起点。历史研究的最终关怀,还是要回到当今来。

文字是生命的寄语。书如其人,著作的内容,正是作者精神关注的体现。“近代政治制度大多始于秦汉,至今虽有若干西方影响,但中国传统还是存在的。……我过去之所以研究汉代历史,就是想研究中国历代制度与汉的关系。”入手在于汉代,视野连接历代数千年一直到当今,这是大家的又一种风范。

(本文是为劳幹先生的《古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所写的书评的一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