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开元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1982北大历史系毕业,留校协助田余庆先生任教。1989获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研究领域:中国历史和文化,专精于秦汉。著有:《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秦帝国的崩溃》,《秦始皇的秘密》。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一切历史皆是镜像 -说自我认识之路-  

2016-08-25 14:5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自以为有意思的新作,当年多被退稿。《秦崩》即是,借助于网络,才得以见天出头。十几年前,完成《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军功受益阶层研究》后,我曾经止步闭门反思,对历史学做哲学思考,写下一大堆文字。投稿到著名的杂志,被退稿,说是文章不能用这样的形式写,不严肃而近于轻佻,至今不敢认同。不久前,将《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之增订稿交给三联,据说明年可以出来。今天,又将史学理论之旧稿翻出过目,依然喜欢,于是再次借助网络,公布几篇如下。依然想说,表现历史有种种形式,哪怕是戏说评书体,也是其中之一。

 

       历史学是什么?何谓史学,乃是史学开天劈地以来的基本问题。唯其地老天荒,从古至今混沌模糊。史学圈子里的人说不清楚,更知道说了也白说,清不清与手边的本家活计无关,大家绕开来走。来说的多是哲学门的论客,西文洋说,巧说强说,说死说话,说得你史家的人羞愧无言,不得不服来客的锐思铁嘴,然而,史家的人鲁钝实在,终归是被说得不疼不痒,总感隔了一层。开源截流先生多年沉浮于史学圈内,且属老实巴交的中国史,今天,也斗胆粉墨登场作戏言,反其道而行之,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从中国史学里的常识开说,看能不能说出个中国式的何谓史学来。

       在中国的思想宝库中,有一个几乎是人人皆知的史学思想,以史为镜,即将历史视为一种镜像。对于该思想的一种明晰的表达,见于唐代的那位盛世明君李世民。他说:“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古为镜,可知兴替,以人为镜,可知得失。”该思想的源流,起码可以追朔到诸子百家。那位苦行的哲学家墨子说过:“君子不镜于水,而镜于人。”此语甚古,当时尚未有铜镜的发明,个人借助于容器(鉴)中的清水,获得一种感知自我的镜像。其实,更古更远的源流,当在西周,“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的名句,见于《诗经》。殷是商朝,鉴是镜鉴,就是墨子拿来盛水以为镜的容器,此语当是以史为镜之思想的源流本山,早早已经超出自我镜像的感知,一步跨到历史镜像感知的高度了。

       唐太宗御撰《晋史》,亲自为宣(司马懿)、武(司马炎)二纪及陆(机)、王(义之)两传作史论四篇。他将中国古来的以史为镜的思想作了总结性的表述。铜为铜镜,由铜镜所反映出来的镜像,可以感知自我形象。古即历史,由历史所反映出来的镜像,可以查知历史如何由古至今的变迁。人为他人,通过观察他人所构筑出来的一种心理的镜像,可以得到一种自我意像。

       我们知道,自我不能直接认识自我。这个道理,简单说来,就是你的眼睛不能直接看见你自己。然而,没有人不想看看自己的样子,自我认识是人类的基本欲望,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的镜子,就源于满足此种欲望的追求。英国分析主义历史哲学家科林武德以为,自我认识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他说:“自我认识不仅是人类的愿望,而且是人类认识的条件,没有这个条件就没有其他的知识能批判地被证明是正确的,并且牢固地被建立起来”。(《历史的观念》)此话含意深刻,首先将自我认识的愿望,由人类个体提升到了人类的群体,进而将自我认识视为知识赖以确立的条件。那么,自我如何才能认识自我,人类如何才能实现自我认识的愿望呢?

       德国大哲学家黑格尔在论及“自我意识”时说:“自我是自我本身与一个对方相对立,并且统摄对方,这对方在自我看来只是他自身。”(《精神现象学》)黑老夫子乃西方哲学的本家,其话相当晦涩,道理却很深刻。他是说,自我不能单独成立,要想自我认识必须有一个他,此他和我面面相对,乃是我的对立统一体,唯有有了这个他,我才能认识自我。真是天机玄妙,妙不可言。妙不可言,恰是尚未出窍。在我等中国史学者的眼里看来,老黑的道理在这里尚未讲透讲白,穿透隔纸只差一句话,此言道:和我面面相对,成为我之对立统一体的他究竟是谁?答曰:此他即是我的镜像。此玄关一点破,道理就轻爽自然,穿透道白了。东说西说,玄说妙说,无非是说:自我只有通过自我的镜像才能认识自我。自我镜像,乃是自我认识的唯一途径。

       人类个体如此,个体只有通过个体的镜像才能认识自我。“君子不镜于水,而镜于人”,“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人为镜,可知得失”,正是讲的这个道理。以水为镜,以铜为镜,讲的是自我形象的认识,以人为镜,讲的是自我意相的认识,前者的认识媒介,镜像的载体是物质的,即清水和铜镜,后者则是心理的,是自我和他人的比较认识。人类群体也是如此,群体只有通过群体的镜像才能认识自我。历史是人类群体的活动,“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以古为镜,可知兴替”,正是讲的这个道理。

       尚不止于此,我们知道,历史不但是人类的群体活动,而且是其过去的活动,这个过去,是相对于现在的,过去和现在,是人类的智力活动所产生的时间观念,而时间观念,乃是历史和历史学最为基本的要素之一。正如自我不能认识自我一样,现在(当代)也不能认识现在(当代)。同自我只有通过自我的镜像才能认识自我一样。现在(当代)也只有通过现在的自我镜像才能认识现在(当代)。非常清楚,历史,只有历史才是现在(当代)的自我镜像,人类只有通过历史的镜像才能认识现在(当代)。通过历史的镜像以认识自我,乃是认识现在(当代)的唯一之路。我史家先祖太史公在《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序中说到:“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镜也。”已经参透了今借助于古,当代借助于历史以自我认识的道理。

       话至此,似乎可以对历史学来一个新的说法了,首先,历史即是往事,就是已经过去的存在。往事如烟,不但不可再来,而且随着时间的久远越来越模糊不清,不甚了然。而且,如烟的往事每每留下记忆、记录和断痕残迹,于是有人跳将出来,用这些往事的遗留作成一面特别的镜子,可以透过镜面反照历史的影像,进而,更通过历史的镜像将现在(当代)映照出来。我们说,作这面镜子的人就是历史学家。他做出的这面镜子就是历史学。历史,是现在(当代)的镜像,历史学,又是历史的镜像,多重镜像的折射映照,构筑成一个纷繁多彩的历史世界。

       开源截流先生将要论道,时间和事情,是历史学的两大基本要素,历史学的事情,是多重的事情,历史学的时间,是逆向的时间。多重事情的逆向时间方向的认识,当是多重镜像的历史世界的根源。话说到这里,历史的镜像一事,又牵扯出历史学的一个基本问题,即物事的反照性,也就是被回忆性问题。无奈此事也是深沉混沌,本文只能点到为止,沉下脸来的正论,当换一场合。

        最后,如果我们不强作思辩状的话,不妨片面格言,作篇题引语说,一切历史都是镜像。

        开源截流先生信口开说,有不有点道理,像不像个说法,大家想一想,我再接着说。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